Site Loader
111 Rock Street, San Francisco

> 拼搏年代

半上午,暂时没有顾客的火锅店里,有一位三十多岁的长发女人找过来,因为之前就联络过的关系,吕冬已经等在店里。

长发女人看到吕冬年轻的面孔,过去跟他握手,笑着说道:“您就是吕氏餐饮的吕总?我是三联家电外联部的经理楚玉香。”

吕冬与她握手,颇为客气的说道:“楚经理,认识非常高兴。”

这位楚经理长发披肩,一身西装,脸虽然有些长,但化过妆,可能处于领导岗位,人显得气势不凡。

她打量吕冬,略微有些意外,却没有表现出来,反而挂着很好看的笑容:“没想到吕总这么年轻。”

吕冬即便往成熟里装扮,实际年龄也摆在这里,好在商场上少归少,却不是绝无仅有,比起光美电器的那位黄总创业有成时,他这年龄还算大的。

一般说人年轻,都不是贬义的话,吕冬笑着说道:“男人还是成熟点好。”三联家电不是他的合作方,但也不是竞争方,所以他又加了一句:“自打我经营公司开始,因为显得年轻,没少遇到一些麻烦。”

楚玉香隐隐听出这话的意思:“年少有为,往往代表未来不可限量,那些人眼光不好。”

吕冬不禁笑,邀请道:“看我,光顾着说话,楚经理,请坐,我这边没有办公室,只能将就一下。”

“没关系。”楚玉香隔着米色餐桌与吕冬相对而坐:“我来这边吃过几次火锅,两件事印象特别深刻,一是人特别多,二是味道独特,叫人吃了还想再来。”

吕冬说道:“楚经理喜欢,这是火锅店的荣幸。”

穿着雨衣的活泼女孩

楚玉香笑起来:“我说的只是切身体会。”

吕冬又说道:“欢迎楚经理以后继续光临。”

一句句动听的话说下来,楚玉香算是发现了,继续商业互吹下去,这年轻人能跟她扯到中午饭点。

怪不得下面的人跟她说,几次与这三家店的女负责人接触,对方总是打马虎眼,原来都是一脉相承。

楚玉香果断结束商业互吹,转入到正题:“吕总,最近泉南商业圈子在流传一件事。”她看了眼北边的玻璃幕墙,仅仅隔着一条过道,就是光美电器的卖场:“光美电器与银座方面达成初步合作,未来在泉南的分店,将会开在银座商厦内,据说是吕总从中牵线搭桥?”

消息传出去不奇怪,吕冬否认也不可能,却换了种说法:“楚经理太高看我了,我刚刚从青照这个小地方出来,何德何能给光美电器和银座商厦牵线搭桥?”

他一副很不好意思的表情:“咳,也不怕说出来叫楚经理笑话,我是好不容易攀上的这层关系,吕氏餐饮只是跟在两家大公司后面,借他们的人气和东风,谋求进一步的发展机会。”

有一瞬间,楚玉香半信半疑,因为按照常理来说,刚从青照走出来的小公司,就是个小角色。

但她也听说过某些事宜,尤其这边三家店开业时的情况。

吕冬不想跟三联的人起冲突,因为跟三联起冲突,哪怕最后他赢了,不但没有任何好处,还要白白耗费时间和精力。

所以,有些话他干脆说在前面:“我凑上去跟人合作,也是迫不得已,吕氏餐饮只是个小公司,能借力的地方自然要借力,公司进入泉南,肯定要谋求发展,我也要为公司的股东和员工们负责。”

这话的意思很明确,我跟着光美电器和银座商厦有肉吃。

楚玉香听得懂,这年轻人在用这种方式提醒三联这个光美的竞争对手,但她负责外联,不能眼瞅着光美第一步站稳脚跟,未来又跟着银座扩大发展。

根据各方面汇总显示,吕冬在其中起到的作用很大。

“吕总,三联,银座,吕氏餐饮,我们都是泉南本地企业。”楚玉香求同存异:“我们天然就有合作的基础,更应该团结一致才是。”

听到这话,吕冬就知道,对面没那么容易死心,干脆直接点:“楚经理是什么想法?”

楚玉香已经发现了,这人很能绕圈子扯淡,要跟他委婉点,他能装糊涂跟继续闲扯下去。

她干脆也直接点:“吕总,光美电器与银座商厦的合作,说到底终归是电器卖场与商超卖场的合作,光美可以,三联也可以,对不对?”

吕冬心说这话对是对,但问题是光美主动找到他,愿意顺带着拉吕氏餐饮一起玩。

楚玉香突然换成泉南土话:“咱们都是泉南人,都是泉南本地企业,合作起来更方便,自家人当然要跟自家人合作!吕总,您可以充当中间人,拉动三联与银座合作……”

吕冬笑着说道:“楚经理太高看我了,这还真不是我能决定的,光美和银座多大的企业,能听我这么个小餐饮公司的建议?”

楚玉香老生常谈:“我相信吕总有这样的能力,咱们应该携手对抗外来企业的入侵……”

听着楚玉香滔滔不绝的话,吕冬毫不动摇,对方论老乡,谈交情,说历史,讲渊源,就是不说实际的。

光美电器为了让吕氏餐饮充当中间人,跟吕氏餐饮签订协议,不光光美进军泉南之外的市场时提前跟吕氏餐饮打招呼,租下当地商场的时候,还会协助吕氏餐饮就近租赁场地。

这对光美本身没有任何负面影响。

三联的这位楚经理,既想让人毁约,又不肯松松手指头。

吕冬又不是做慈善的。

况且,别人不清楚,他还不知道三联很快就会变成一个大坑?

三联电器体制僵化,失去地方性的保护,根本不是光美的对手,人气下降的非常快,后面连股东带顾客再加合作伙伴一起坑,把泉南人坑的不要不要的。

到了最后,三联不但把自个坑没了,连带着市政府都不得不掏出几十亿来,出面给三联擦屁股。

这样的合作对象,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有所了解,谁敢去合作?

最终,楚玉香失望的走出吕氏火锅店,回头看眼吕氏火锅红底白字的招牌,心中多少有些不快。

作为泉南最有名的一批企业,家电行业的活招牌,三联作为公家企业,过往办事不说无往不利,却也很少碰钉子。

这个吕冬态度倒是挺和善,说起来好好好是是是,实际上有用的东西一点都没有。

难道三联已经落到连家县城小餐饮公司都不在乎的地步了?

当了泉南家电市场多年的霸主,心高气傲难免有一些。

楚玉香看眼吕氏餐饮三家店的招牌,朝西边的三联商厦走去,接触的情况需要尽快跟领导汇报。

吕冬送走楚玉香,叫来付朝霞:“小付,三联那边,多关注点。”

付朝霞刚就在不远处,听到了吕冬与人的对话,说道:“吕总,我明白。”

吕冬知道三联家电是个坑,原本不想产生联系,但不去找人,人却来找,躲也躲不开,又叮嘱道:“三联方面再有人找,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付朝霞点点头:“好的。”

吕冬觉得,三联的对手是光美,怎么也不会转移到吕氏餐饮身上,有光美在前面,应该不会有啥大事。

不过小心无大错。

…………

大学城,省大创新港二号楼。

宋娜和金发碧眼的娜塔莎走进吕氏餐饮的808号写字间,跟前台薛天打个招呼,没有惊动大开间里正在忙碌的其他人,一起去了空着的会议室。

摘掉棉线帽子,宋娜拉开椅子坐下,将手中的公文包放在办公桌上,长舒一口气:“总算把所有手续都办完了。”

娜塔莎用有些生硬的中文说道:“宋,我没有想到,开一家公司,竟然需要办理如此多的手续,跑那么多的地方。”

宋娜打开公文包,整理各种证件,说道:“娜塔莎,幸好有,要不然今年都办不完这些手续。”

拿出营业执照,上面写着公司的名字——温馨商贸有限公司。

这家公司只有两个股东,宋娜和娜塔莎,其中后者连带着从餐饮公司拿的广告佣金、家里给的钱和从大伊万处借的钱,占据百分之十的股份。

温馨商贸旗下有四家店铺,分别是大学城的三家和县城的一家。

随着公司完成注册,宋娜准备开新店之余,也在考虑创立属于温馨商贸的品牌饰品。

建立工厂是不可能的,她考虑的是找一家厂商做代工,目前正在收集生产厂商的资料,等新年过后考完试,就去挨着考察,争取春节前就搞定代工厂。

娜塔莎去饮水机边找纸杯接了两杯水,一杯放在宋娜旁边,接着帮宋娜一起整理资料。

能从乌克兰来到太东留学,娜塔莎的家庭条件不算差,但也算不上太好,家庭条件好的,都跑西方去留学了。

这边的高工资和稳定的社会环境,加上大伊万的影响,都让她有留在这边发展的想法。

宋娜给了一个入股的机会,娜塔莎很珍惜,跟着吕冬和宋娜这些人近一年,实地观察告诉她,这是个改变自身乃至家人命运的机会。

如果她在这边做好了,能不能把家人接过来?

乌克兰普通人的生活,尤其社会环境,照这边真的差太多了。

不说别的,在这里,她敢深夜时一个人到处乱逛,放在乌克兰,哪怕是基辅,就算有个男的陪着,她都不敢。

真的会失踪。

整理完东西,宋娜看眼时间,说道:“娜塔莎,我们去看公司办公间,跟人商量下装修的事。”

第327章 有眼不识金镶玉(求订阅)

> 拼搏年代

出了二号楼,宋娜和娜塔莎来到附近的三号楼,之前确定要注册公司的时候,就以温馨商贸的名义,在三号楼的第二层租赁到了一间办公室。

公司草创,规模又没有吕氏餐饮那么大,低楼层的办公室租金便宜,宋娜租下的203号写字间,面积也不算大,只有不到八十平。

打开锁,宋娜和娜塔莎推门进入203,办公间还没有装修,里面空空荡荡。

这里相对简陋一些,大楼施工和基础装修时,只隔出一个财务室和独立的办公室,其他地方都是开间。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