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111 Rock Street, San Francisco

四人选了一处僻静的地儿,见得四下无人这才问起他们逃走之后的事儿,夏小妹倒也不隐瞒,略略提了自己如何拦下二人的事儿,朱厚照闻言上下打量她,

“你……你可是受了伤?”

夏小妹摇头,

“那两个娇生惯养的小姐,如何打得过我,我无事!”

朱厚照这才松了一口气,梁绍又问,

“夏小姐,不会将我与朱兄供出去了吧?”

夏小妹闻言大怒,

“我夏小妹是这般没有义气之人么?董先生硬逼着我说,我便是任打任罚也未曾出卖朋友……”

说着又气哼哼的瞪了朱厚照一眼,

“都怪你,若不是你将那……那坏东西带到书院,我……我如今会被罚十篇大字么?每天整整十篇大字啊!”

梁绍闻言松了一口气,朱厚照心里却是感动的无以复加,连连向夏小妹躬身施礼道,

“是我害得小姐受些责罚,以后十篇大字自应是我来写的……”

马尾辫小美女校花甜腻西瓜的夏日

夏小妹犹不解气,

“如今我在书院的名声算是传开了,以后若是害得我嫁不出去,便要赖你!”

朱厚照闻听却如天上掉下个大馅饼,忙连声应道,

“自然是赖我,赖我!”

赖我一辈子都是心甘情愿的!

这厢好言好语又许了每日的小糕点,每隔五日九珍楼的一顿宴席,这才总算哄得夏小妹转怒为喜,摆手道,

“罢了!这事儿我不做也做下了,也只得这样了!”

当下冲朱、梁二人拱了拱手便拉着韩绮要走,走了两步又猛然回头,从书袋里拿出自己的练字帖来,递给朱厚照,

“这是我的字帖,你照着上头的写,不能写得太好了,若是让先生知晓了再罚我,我便唯你是问!”

说罢拉着韩绮走了,朱厚照打开那字帖一看,见得上面的字当真能用惨不忍睹四字形容,只太子爷见了不以为可笑,反道视为珍宝,傻笑着将东西小心收入了自己的书袋之中。

一旁的梁绍见了暗自撇嘴,忍不住问道,

“朱兄,这夏家小姐有甚么好?性子泼辣不说,做事太过冲动,肚子里又无半分墨水,也不知朱兄瞧上她哪一点?”

朱厚照闻言白了他一眼道,

“你懂个屁,这世上的女子有才有貌的数不胜数,可能对我如此讲义气的女子,天底下便只她一个了,这样好的女子乃是打着灯笼都找不着!”

梁绍听了只是摇头,

“啧啧啧!我只听说娶妻娶贤,纳妾纳颜,却从未听说娶妻要义字当头的,朱兄你这到底是选妻还是选那生死过命的兄弟?”

朱厚照哼一声道,

“说你不懂,你还要装懂,当真以为你老子娶了十八房小妾,你便甚么都知晓了,你去问问你那些姨娘们,若是你老子明日就被抄家,一家人流放塞外去,你瞧瞧有几个姨娘愿意跟着你爹去?”

梁绍低头想了想道,

“我那十几个姨娘个个貌美如花,每日里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银子花得如流水一般,虽说对我爹倒真心的不假,可要她们去塞外吹着北风,吃膻味冲鼻的羊肉,只怕没几个能撑下去,倒是我娘定是要跟着我爹去的!”

“着啊!”

朱厚照一拍手道,

“你娘对爹是有情有义,夏小妹也是如此有情有义的女子,这样的女子不论顺境逆境,都不会弃你而去,这才是好女子!”

似那些金堆玉砌出来的女子,看着个个温婉大方,知书达礼,仪态万千,那是因着光鲜的外表背后都有一堆人伺候着,你瞧瞧若是将下头一堆人撤了,只怕她连衣裳都不会穿了!

说白了太子殿下喜欢的是能在外头风吹雨打还能茁壮成长的参天大树,不喜欢那养在温室里娇生惯养的牡丹芍药!

总归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倒也不是我们太子殿下口味独特!

梁绍自然不明白自家同窗这嗜好,挠了挠头问道,

“今日夏小姐大发雌威,以一敌二,日后若是当真与你成了亲,时不时也要报以老拳伺候,朱兄又当如何解?”

朱厚照闻言一愣,半晌才道,

“我又未犯下错事,她打我做甚?”

当然夫妻之间小打小闹乃是情趣,倒不在此列!

梁绍听了几乎仰天长啸,

甚么叫未犯错,她打我做甚?

言下之意,若是犯了错,便要被打了?

这夏小姐还未过门,朱兄便有夫纲不振的苗头,看来朱兄这婚后的生活有些令人担忧呀!

朱厚照拿着夏小妹那一笔烂字,如获至宝的带回宫中,又将一干人等喝退,自己在书房之中临摹她的字体。

不说太子殿下虽自幼顽劣,但幼承名师,治国之道会不会且先不说,但一手字儿还是能拿出手的,今日在东宫书房之中,对着这字帖,绞尽脑汁,写痛手腕的仿照。

且说那头夏小妹回到家中,踌躇半晌还是将自己在书院的所作所为讲了一遍,只自然不敢讲那朱佑君做了甚么,只一口咬死说了是许、胡二人冤枉自己,便与二人发生口角,当下撕打起来了!

秦氏闻听得此事,先是一脸惊忧之色,拉了女儿来细看,发觉身上、脸上并未受伤,又骂起那许、胡二人来,

“还是堂堂书院学生,怎得如此无脸无皮!”

继而又骂自家女儿,

“你同人动了手,便是占了理,先生也不好不罚你,遇上这种事儿你避开她们就是,小姐家家的与人撕扯多失体面……”

骂着骂着却是又回过神来,

“她们无缘无故冤枉你做甚么?难道你与她们有过节?”

夏小妹想了想便将前头绮姐儿做了头名,让那许妙灵心头嫉恨,之后胡仙儿又暗中使绊子差点儿害得绮姐儿前功尽弃,之后自己又为绮姐儿出头的事儿一一道出,对秦氏道,

“我估摸前头我做事不周密,想来是被那胡仙儿察觉了!”

秦氏听了前因后果这才了然,当下气哼哼道,

“这二人还是大家里的小姐呢,怎得如此心胸狭隘,做事龌龊……”

顿了顿称赞夏小妹道,

“我儿此事做的对,为朋友仗义出手,乃是好孩子!”

如此这般,夏小妹从容过关,待得夏氏父子三人晚上,下衙归家,秦氏又将此事讲给了父子三人听,夏鸿听了皱眉道,

“女儿家怎得好与人动手打架?”

夏小妹还未说话,秦氏已是瞪眼接话道,

“怎得,还让我们女儿任人欺负,还不许人还手了!”

夏鸿道,

“总归动手打架于女儿家闺誉有损,若是有了争执可去寻先生分说,为何要动手打人!”

夏小妹听得父亲教训忙起身恭敬道,

“父亲说的是,女儿以后不敢了!”

秦氏却瞪眼道,

“有甚么不敢的,人家都打到脸上了,等到先生来时黄花菜都凉了……”

转头对女儿道,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以后再有这类事儿,照打不误!”

夏鸿还待再说,被秦氏一瞪眼只得将嘴里的话咽了下去,夏文耀与夏文彬互视一眼,也只有暗自抚额。

所以说夏小妹能有此性子,也是家教使然,秦氏夫人便是头一个纵容的!

那头韩绮回到家中,将这事儿悄悄告诉给了韩纭,韩纭闻言哈哈大笑,

“我这小姑子倒是个性情中人!”

韩绮抚额道,

“二姐姐且莫高兴,夏姐姐这性子太过冲动,日后只怕要吃亏了!”

若她只嫁个平常人家也就罢了,至多不过婆婆不喜,妯娌生隙,不过关起门来夫妻过小日子倒也能凑合。可若是当真被太子殿下瞧中进了宫中,想要在那宫阙重重之地生存,与那帮子心眼儿比藕节还多的女子争宠,只怕会过得十分艰难,说不得一个不好,就要弄个红颜薄命的下场!

韩纭却是毫不在意,将手一挥道,

“她如今年纪还小,再等两年再大些,性子便稳重了,慢说我这还未入门,即便是入了门上头也有公婆管着,我也操不上那份儿心!”

回头扯了几上的绣样道,

“你也莫要去担心她了,还是先来为你二姐姐解解围吧,这花团锦簇的绣样儿也不知母亲是从何处寻来的,光各色的线都要分上几十种,我眼儿都挑花了,你快来帮帮我呀!”

说着连连招手,韩绮无奈只得过去帮手。

夏小妹书院打架的事儿,便是如此过去,之后任是两院之中传得沸沸扬扬,她也谨记了韩绮叮嘱,半点儿不敢再出风头,每日里老老实实上学,规规矩矩下学,旁人问起只是避而不谈,静等着风波平复。

这头原本韩绮只在一旁看她热闹,却那知自家的热闹上门啦!

张荣璟前头伤了腿的事儿,家里也是知晓的,当时家里便要派人来接的,只后头付文雍亲自写了信将此事的前因后果给张广贤细说了一遍。

张广贤见信之后,果然歇了派人接儿子的念头,现时下天地君亲师,先生便可如父,既然自家儿子交到了先生手中,那是打也打得,骂也骂得,更何况这一回是儿子做下错事,先生教训一二,也是理所应当,慢说是他张广贤,便太子殿下在东宫之中听各位大学士讲课,弘治帝到来也要负手立在窗外,不敢轻易惊动!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