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111 Rock Street, San Francisco

一秒后,黑服青年猛地抬起头,脸色因羞怒而变得血红,然而四周那些看热闹的眼神却让他全身冰凉。

两名巨灵神一般的守卫,十余名基因武者,这一刻全都低垂双目,无人上前出头。

这些往日眼高于顶的武者们,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全都眼睁睁看着那名气质卓然的少年平淡步入酒吧。

林之道,浑身冰凉的一脚深一脚浅跟入。

他甚至没有发现,他什么标识都未佩戴,却无人敢上前盘问。

所以,在陆泽给他发送那个信息之前……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

玻璃门内,时南目光灼灼的看着那名步入的少年。

似有所感,陆泽微微侧首,二者视线相望。

时南举起红酒,友善的点头致意。

陆泽眼神平和,同样目光温和的回以颔首,而后收回视线。

绿裙子俏佳人花田清新文艺写真

“陆、陆哥……”

林之道咕嘟咽了口唾沫,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在众目睽睽之下以如此蛮横的姿态进入传奇酒吧。

四面八方传来锐利的视线却偏偏又不动手。

这种无比的感觉不断刺激着他幼小的心灵。

但是另一方面,林之道却感觉到某种激动从心底腾起。

对,就是这种受人瞩目的感觉。

跟校园里看到他时的那些惧怕眼神几乎如出一辙。

这里可是尚南地下黑市,那些家伙也会害怕么?

“这里是第一道门,穿过酒吧就是地下黑市的正式入口。”齐元走到陆泽身边,低声介绍。

“走吧。”

陆泽示意齐元带路。

来得快,走得也快。

几秒之后,传奇酒吧内外一片哗然。

知道些许内情的人已经激动的脸色发狂,而不知道内情的人则拼命向四周打听,那个少年到底是什么来头!

“十方盟的武者受如此侮辱竟然丝毫不敢反抗?”

“刚刚那人是谁,疯了吗!”

“这次我觉得是那个十方盟的武者疯了,要是真惹怒了那人出手,可就真的去伺候樊战将了。”

“嘘!你特么小声点。”

“呵呵,你看其他武者有反应吗。话说回来,木槿小队的顾问气场还真是强啊。”

……

“这就是八境战将的气势啊,当真有气吞如虎之姿,说不出的霸道啊……”

听到身后感慨,时南回过头颇感兴趣的问道:“莫非柳会长认识刚刚那位小兄弟?”

“我可不敢认识。”柳会长连忙摆手,“不过昨天下午,商盟里已经出现了关于他的传言。”

时南:“哦?”

“陆顾问,他是木槿小队的陆顾问,是八境战将,是昨天刚刚杀了十方盟樊朝圣堂主和血螳螂段岳的八境战将。”柳会长苦笑说道,商盟拥有大批的金钱,却偏偏缺少能够震慑他人的武力,特别是如此强势霸道,一人可压一城的顶级八星武者。

“然后,给十方盟传回了一个轻飘飘的消息。”

“七境战将樊朝圣求仁得仁,为了维护十方盟声誉羞愧之下自裁了。”

“今日一见,总算明白什么叫做霸道了。”

柳会长看着时南感兴趣的模样,咳嗽了一声提醒道:“今天怕不是一场鸿门宴,时先生纵然真有兴趣,也要顾及十方盟的面子。我这右眼皮一直跳,总感觉今天要发生什么事情似的。”

“多事之秋,我等还是和气生财吧。时先生,我先行一步了。”柳会长明显没有了继续深入交谈的兴趣,冲着时南抱了抱拳走开。

“如此年轻的八境战将,我们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也就在沿海要塞见到过几位天纵之才,想不到尚南这内陆自由城也会有如此人物。有趣。”时南笑着对身边拎包之人说道,“咱们进去吧。”

“是。”身旁管家的声音听不出语气,有的只是对东主的恭敬。

……

……

“我是本次交易的拍卖师,石弦。”

“黑市交易的规矩,各位都明白,价高者得。”

“今日的拍卖会,看到了不少老面孔,相信大家在之前已经隐隐听到一些关于今日拍卖的相关风声了。但是我想说的是,你们听到的远远不如今日所见!”

“眼见为实,第一件物品拍卖开始!”

穿着笔挺西装的石弦,声音永远都是那么的蛊惑人心。

“五阶独创功法《九雨刀》修行核心,以及搭配的呼吸吐纳之法,这是11年前的已故八境战将佛蛇遗物,虎鲨会在太湖战区边缘发现,因佛蛇并无后人,现将此功法起拍,价格3000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100万。”

拍卖台上,摆出一枚带着斑驳纹路的黑色球体。

黑色球体,就是修行核心,是通过连接《第二世界》或者体感vr设备才能够使用的核心部件。

这个世界的修行功法,根本不是文字或图像那么简单,通常都伴随着精细到入微级别的画面同步,甚至部分具有引导能力的功法,只有佩戴着修行核心时才能够感受到那独有的能量运行轨迹。

所以,这种高阶独创功法类的修行核心,是极为稀有的东西。

然而石弦的话还没有结束,他挥挥手,工作人员很快端上另一道被红纱蒙住看不清模样的东西。

“对了,还有佛蛇战将随身佩戴的四品战刀【异蛇】,根据我们的鉴定,这柄武器在迷雾11年并产生了某种特殊异变,它的刀刃看似被腐蚀,但是根据我们的专家测试,刀刃坚韧程度已经超越原品的2倍,这应当是被某个迷雾巨兽舔舐后的产物。现在这柄战刀将作为《九雨刀》功法的赠品,一并参与拍卖。”

红纱被猛地拉开,一柄闪着金属光泽的紫纹战刀静静躺在其中。

石弦第一段话已经引起了部分骚动,但是这第二段话,却瞬间将场内气氛再度生生拔高两个度。

“下面,开始拍卖!”

声音刚落,已经有数十个报价响起。

“41号买家,3700万。”

“22号买家,4100万。”

“18号买家,4900万。机不可失,还有买家对这件商品感兴趣吗?”

……

买家区,林之道眼神发亮的看着那些热烈的人群。

他真的见识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地下黑市。

这种一掷千金的豪客在正规市场可是极少见到的,然而很快林之道就又变得忐忑起来。

因为这第一件物品就已经如此出彩,价值如此高昂了,那接下来的物品还不知道会到什么天价……

现在这些物品表现出的价值,已经远远超过他的预期范畴了。

那今天自己的代理工作,恐怕要黄了。

林之道忐忑向着侧面看去,看到了一排整整齐齐四张脸色发白的脸孔。

齐元的视线望来,脸上浮起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木槿小队众人,在这第一件物品价格炒起来的时候,就如同坐蜡。

这玩意的价格,

因为,地下黑市不比正常的拍卖行,它对送来的物品永远都是来者不拒,但却并不会明确告诉送货人这件物品的拍卖时间,甚至不会说这件物品是否有资格上拍卖……

尤其是在当期拍卖物品价值普遍较高时,多余的物品可能就直接扔到交易行市了。

所以,此刻的齐元,一直在反复进行自我的灵魂拷问。

他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如果让陆泽误解,这尴尬可就大了。

所以,齐元斟酌着语言,扭头准备开口。

【陆顾问,今天的拍卖会恐怕是个误会……】

但当他真正转过头时,看到的却是一张平静且挂着淡淡笑容的侧脸。

“果然是热闹的拍卖。”

“看样子,我们的东西能卖个好价钱了。”

陆泽回过头,兴致勃勃的说道。

【完了。】

这两个字同时在齐元和林之道心中回荡。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