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111 Rock Street, San Francisco

江禅机前脚离开不久,胸口的剧痛就把高个子疼醒了。

他内脏受到重创,口角和牙龈间全是血,杀猪似的惨嚎起来。

“来人呀!救命啊!”

“老二!老二你还活着吗?”

“谁……谁来救救我!”

然而,他们选择的这个作案地点,正常人是绝不会来的,任他怎么嚎都无人回应。

对了,手机!

他想起来可以打电话叫救护车,但救护车来了要怎么解释呢?如果说是打架斗殴,这么严重的情况,医护人员肯定会报警。

他有案底在身,警察来了之后稍加盘问,估计他就又要回去吃牢饭了,这次可能再也离不开监狱,说不定还会吃一粒免费的花生米或者坐上电椅。

但如果不叫救护车,他可能连今天夜里都撑不过去了。

折断的肋骨很可能刺破了肺泡,他感觉自己每一次呼吸,气管里有咕噜咕噜的回声。

喊了几声,他又吐出一口血,血里带着泡沫。

连衣裙美女柔顺秀发精致脸蛋苗条身材成熟气质图片

他喊不动了,还是决定叫救护车,手往怀里一摸,心里顿时一沉。

卧槽!我手机呢?

他从怀里伸出手,掌心里是一把破碎的玻璃和手机零件。

放在衣服内兜里的手机帮他缓冲了一下,否则他可能伤得更重。

他懊恼地把扭曲的手机壳扔掉。

对了,老二习惯于把手机放在裤兜里,老二的手机应该还能用!

他用左手撑着地,拖着沉重的身体向道路另一边的矮个子挪过去。

每动一下,身体都传来钻心的剧痛。

如果是普通人,可能就这么放弃等死了,或者等其他人来救,但他混过牢狱,骨子里有一股狠劲,死咬着牙一点儿一点儿接近瘫倒的矮个子。

矮个子躺在墙根底下,此时月转星移,月光正好被墙挡住了,他的身体大部分笼罩在阴影里,只露出两个小腿。

突然,高个子看到矮个子的脚动了动。

“老二!你醒了?”他惊喜地叫道:“你怎么样了?我……正要去救你呢!”

“老二,你手机还能用不?”

看到老二还活着,而且还能动,他一下子放松了很多,支撑着他爬出好几米的力气也瞬间消失了大半。

无论如何,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至不济兴许还能互相搀扶着离开。

高个子在牢里认识不少三教九流的人物,这些牢友又认识更多的人,组成一个广阔的关系网。

他听牢友提到过一位超凡者秘医,就是不设立公开诊所、没有行医执照的地下医生,只管治病收钱,其他一概不问,根本不管你是如何受的伤,毕竟她本身干的就是非法勾当。

当然,作为代价,这位秘医的诊疗费高得惊人,不过听说只要能活着找到她,而且出得起钱,她就能保你不死,至于能恢复成什么样,就看你能出得起多高的价格。

高个子以前对这个传闻嗤之以鼻,什么踏马的秘医,有病不去医院去找超凡者?这不是跟生病不吃药而是去买保健品一样的智商税吗?

不过亲身感受到超凡者的力量后,他现在的想法有所改观,再说他已经穷途末路,只能抓住这根救命稻草。

诊疗费的问题就不考虑了,等找到这位秘医,坑蒙拐骗也好,威逼利诱也罢,总之先把命保住再说——他如此安慰自己,刻意不去深思更多的问题,比如人家没有金钢钻怎么敢揽瓷器活儿?人家敢干这个,就证明人家有自信不受胁迫。

乱七八糟的想法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过了几秒的时间,矮个子终归没有回应。

“老二!你到底怎么样了?吱一声啊!哑巴了?脚能动,嘴不能动?”

他暴躁地吼道。

刷——

像是被他的吼声惊吓到似的,矮个子露在阴影外的小腿和双脚也缩回到阴影里。

“我艹!你特么的怂包……我特么的又不是要揍你,让你看看你的手机还能不能用,你怎么怂成这样?”

高个子正在破口大骂,突然想起刚才那一下似乎不太对劲——普通人的双腿从平伸转为蜷缩的速度有那么快吗?

矮个子不像是自己蜷起双腿,倒像是……被什么东西拖进了阴影里。

一想到此处,他疼得满身的热汗顿时冰凉。

“老二?你吱个声,别吓我啊……”

他声音低了,语气也软了。

寂静的烂尾楼废墟里,他的声音就跟蚊子哼哼差不多。

刚才他只恨自己的声音不够响,现在却唯恐自己的声音太大。

难道……是他之前的大吼大叫引来了什么东西?

他撑着身体,开始一下一下往后挪,尽量远离那片可怕的阴影。

艹艹艹!

他心里不断地咒骂自己的霉运,打定主意如果能安全离开此处,一定不在这个城市待着了。

突然,阴影之中亮起两盏绿油油的亮点,像是萤火虫,又像是鬼火。

高个子的心脏都漏跳了半拍!

紧接着,一只动物从阴影里踱出来。

“卧槽!吓死你爹了,原来是条野狗……”

高个子长舒一口气,这种荒郊野外,野狗并不少见。

不过,他仔细看了几眼,察觉这条野狗好像不太一般。

它的体型比常见的野狗要大两圈,膘肥体壮,身上很脏,带着一股臭哄哄的味道,尾巴只剩半截,断口很整齐,像是被人剪断的——这不奇怪,流浪汉们无聊的时候总是喜欢找各种乐子。

最令人在意的是,它有一口迥异于普通狗的利齿,像鲨鱼一样有好几排牙,每颗牙齿都如剃刀般锋利,在月光闪着血光。

等一下,血光?

它的嘴上全是血,血水混合粘稠的唾液从齿缝间滴落。

怪……怪物!

高个子从头顶一直凉到脚心。

野狗不怀好意地盯着他,舌头不停地舔着嘴,像是人类在思考面前的牛排应该要几成熟。

“滚!给我滚!否则我打死你!”

高个子知道面对野狗时不能跑,再说他也跑不动,只能鼓足勇气恐吓道。

他左手一划拉,从身边摸到几块建筑材料的残砖断瓦,捡起一块掷向野狗。

这条野狗以前没少受流浪汉们的殴打,以致于形成了条件反射,一见有人冲它扔石头,它就本能地夹着尾巴逃窜。

畜生就是畜生,脑子笨得很!

高个子心中得意,心还没放回肚子里,只见野狗跑出一段路后又停下了。

它没有盯着他,而是出神地盯着那块骨碌碌滚动最后静止不动的石头。

这么一块既没力道又没准头的石头,似乎根本伤害不了它,为什么要跑?

它隐约能感觉出来,现在的自己跟以前似乎不同了,不再是那条任人欺凌的野狗。

再次望向高个子时,它的眼神有所改变,试探着一步一步走向他。

“滚!滚!别过来!”

高个子彻底慌了,拿起石头一个接一个掷向它。

它一开始还会左右躲闪,但很快就发现即使它不躲,石头也打不中它。

眼看它越来越近,高个子手边只剩下一块红砖,就是他最擅长的、号称在手肿起来之前能连劈十三块的那种红砖。

他不指望给野狗表演手劈红砖能吓退它,他尽量瞄准,用尽全力将这块红砖掷向它。

这次他扔得很准,红砖几乎是划着直线飞向野狗的狗头。

有种你丫别躲!

他激动地屏住呼吸,只要砖头能砸中,应该能把它打跑,毕竟它的狗头不是铁做的。

如他所愿,它确实没躲,嘴一张,把砖头叼住了。

高个子:???

见过狗叼棒球的,没见过狗叼砖头的!

红砖是横着立在它嘴里,把它的嘴撑大到了极限。

这畜生真是傻,嘴被砖头堵上了,还怎么咬人?

不等他乐出声来,野狗颚部肌肉暴起,咔哒一声闭上了嘴。

红砖被几排利齿咬成了粉碎!

这牙口啃起血肉来,一定比啃西瓜还要轻松。

高个子面如死灰。

一股热流浸湿了他的裤裆。

他终于明白,蹲了十几年的牢房再出来后,这个世界已经不是过去他熟知的那个世界了。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