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111 Rock Street, San Francisco

看来,魔界和神界,都开始对我动手了?!

刘官玉一时间心乱如麻,愁肠百结。

他使劲的挣了挣彩带,结果依旧一样,不仅不能松开,反而捆的更紧。

万般无奈之下,只得放弃。

就那般无力的躺在地上,眼睁睁看着春杀越来越快的化解着两种奇毒。

半晌后。

春杀身上的七彩光华渐渐变弱,最后消失不见。

“居然能化解这奇毒,这下糟糕了!”刘官玉心中暗叫不妙,这小妞肯定要报复他。

春杀睁开了双眸,眼神中的寒意,令得刘官玉直打哆嗦,只觉霎时间置身在一片冰天雪地之中,奇寒笼罩,冰冷彻骨。

“告诉我,你想怎么死?”春杀说道,语如寒冰。

“我又没有招惹你,干嘛要杀我?”刘官玉故作镇定。

“这就没意思了,一个男人,敢做不敢当,我看不起你!”春杀嫌弃的说道。

头带红帽子人像摄影图片

“我做了什么?我什么也没有做啊,你虽然是神女,也不能侮辱我,冤枉我!”刘官玉忽悠道。

“你的意思是,刚才我中了毒,不是你捣鬼?”春杀问道。

“嗯,就是这个意思!我根本没机会动手嘛!”刘官玉说道。

“难道我闲着无聊,自己下毒来害死自己?”春杀哂笑道。

“你这么聪明,怎么会下毒来害死美丽的自己!”刘官玉笑道。

“那这就奇怪了,谁下的毒?”春杀问道。

“也许是房间里本来就有这种毒,碰巧了而已!”刘官玉开启了忽悠大阵。

“你说的似乎还有点道理!”春杀微微点头,有着一瞬间的失神。

看来有点相信了。

“你看,是不是你误会我了?请给我松绑吧,我保证不跑!”刘官玉一脸诚恳的说道,“我得把自己的宝物献给美丽的神女!”

“我再相信一次!”春杀眉头一皱,说道。

一挥手,松开了彩云之南三绝带。

刘官玉立时一招手,拿出了一个储物袋,说道:“美丽的神女,请笑纳!”

听得这个称呼,春杀一怔,旋即展颜一笑,然后,手掌一抬,露出了五根纤纤玉指,轻轻一拂,储物袋便已到了她的手里。

“你说,有很多好东西?”春杀淡淡问道。

刘官玉连忙点头,说道:“不错,你仔细瞧瞧,换我的命,应该是够了。”

春杀神念探入。

越看,却是脸色越冷。

“也就一样番桃有点档次,其余的,都是些垃圾货色!”春杀大为不满,“你又骗我!”

“我没有骗你,哪敢欺骗你神女啊!这可是我最后的家当了,那根最神奇的棍子都已经被你收走了,这些就是最高档的了!”刘官玉苦笑道。

他当然不可能把部的天材地宝拿出来,只是拿了一小部分当诱饵而已。

“没有了?”春杀冷声问道。

“真没有了!”刘官玉振振有词。

“好,你可以去死了!”春杀手一扬,便要拍下。

“喂,等一等,我还有宝物藏在其它地方!”刘官玉大叫道。

“你所谓的宝物,也就这样,不要也罢。”春杀嘴角泛起一抹嘲弄之意。

“我还有几个大秘密,关系到惊天的宝藏!”刘官玉力图引起春杀的兴趣。

春杀呵呵一笑:“你当我傻,杀了你,你的东西是我的,你的秘密,也是我的。”

“杀了我,你怎么能够知道我的秘密?!千万别冲动啊!”刘官玉晓之以理。

“把你的魂魄取出来一看,不就知道了!”春杀甚是果断,还未说完,手掌一动,已经是一掌按下,轰在了刘官玉胸前。

霎时间,刘官玉只觉得胸口被一股绵中带刚,重逾万钧的力量击中,立时一口鲜血喷出。

撕裂般的剧痛,令得他意识刹那间消散,直接晕厥过去。

再醒过来时,他便发现自己被绑在了一把椅子上,双手反绑在椅子背上,双脚虚空悬着。

这个姿势,有点搞笑,有点难受,还有点羞耻。

万幸的是,居然没死!

这令他喜出望外,本以为自己绝对活不成了,但现在居然还活着!

活着就好啊!

这绝对是值得惊喜的事。

但是,周围的环境,却是令得他万分尴尬。

他被关在了卫生间里,正面朝着马桶,一汪并不清澈的污水映入眼帘,一股悠悠的臭味持续扑入鼻中,令得他直恶心,还有些头晕脑胀。

捆绑着他的,仍是那彩云之南三绝带。

根本没有半点逃跑的机会。

这可可恶的春杀,似乎变得越来越聪明了。

“哼,居然让我来闻屎臭,还打了我一掌,而且还把我绑在了椅子上,此仇深似海,简直不共戴天!”

“有机会,绝对睡了她,三百遍啊三百遍,让他知道我的厉害!”

刘官玉恨的咬牙切齿。

“呵呵,到了现在,你居然还如此嘴臭,谁给了你狗胆?!”一道清冷的声音在门外响起,然后,吱呀一声,卫生间的门开了,春杀悠然走了进来。

刘官玉立时怔住。

这么巧?

他眨了眨眼,脸上立时露出了笑意,说道:“咳咳,神女,我说着玩呢,你不要当真!”

春杀的声音冰寒彻骨:“你不是要睡我吗?来啊,我就站在这里不动,我倒要看看你如何睡我?”

“口误,口误,神女千万别当真!我就是一介凡人,怎么敢亵渎神女的尊严!”刘官玉一脸诚恳,猛摇头。

“做了错事,就得负责任,口头上认一错就完了吗?哪里有这样便宜的事!”春杀冷笑。

“我这不还没有睡你吗?怎么就做错了呢?”刘官玉据理力争。

“你这样说,就表明你心里动了这个心思,想一想,也是错了!必须受到严惩!”春杀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讲不讲道理啊?”刘官玉被春杀的逻辑打败了。

春杀诡异一笑,说道:“如你所说,我是个娘们,是个女人,你跟女人来讲道理,岂不是自讨苦吃?想要活命,就得拿出足够的筹码来!”

“什么筹码?”刘官玉问。

“比如,一百份你储物袋中的东西!”

“哇靠,你怎么不去抢?我可能有吗?”刘官玉瞪大眼,大叫。

这神女,居然也会贪心!

“既然没有足够的筹码,你还在这里啰嗦什么?我直接就把你千刀万剐,让你生不如死!”春杀眼神凝,很严肃的说道。

“别啊,可以慢慢谈嘛!”刘官玉大声道。

春杀平静说道:“不用谈了,没有宝物,我就杀你。”

“要不,我带你去找宝藏?”刘官玉建议。

“什么宝藏?不会是一堆垃圾货色吧?”春杀皱了一下眉头。

“血月宝藏,你知道吗?”刘官玉一字一顿的问道。

“血月宝藏?!”

一直以来都是风轻云淡的春杀,突然变了脸色,惊呼问道。

这倒把刘官玉吓了一跳。

“没错,就是血月宝藏,你也知道?”刘官玉有些迟疑的说道。

“什么叫我知道,血月宝藏本来就是我们神界留传下来的!”春杀一惊一乍,像是被抢了心爱玩具的小女孩。

“神界,你是说,你真是神界的人?”刘官玉转移重点。

“别废话,你怎么知道这血月宝藏?”春杀催促道。

“我无意中得到了一副地图,说是按图索骥,便能找到血月宝藏!”刘官玉缓缓说道。

“赶快说,血月宝藏在哪里?!”春杀很着急的样子。

“说怎么说的清楚!”刘官玉道。

“那就画出来!”春杀快声道。

“太复杂了,画也画不出来。”刘官玉正色道。

“那人带我去找!”春杀让步。

还找个屁啊,我自己都不知道!

刘官玉心中暗道。

但他还必须表演,一副快被气哭了的样子:“我特么的被你绑在这里,怎么带你去找?”

春杀倒也没有在意刘官玉说粗话,立时一挥手,松开了彩云之南三绝带。

刘官玉大喜,急忙站起身来。

“呜!”

一声异响陡然炸开。

刘官玉一惊。

只见春杀一探手,突然拿出了一根皮鞭,然闪电般抽在了他胸膛上。

啪的一声,立即出现了一道血肉模糊的伤口,鲜血迸溅,剧痛钻心。

“哇靠,你有病啊,好端端的怎么突然打我?!”刘官玉咧着嘴,大叫。

心中更是惊异至极,他的大荒体何等厉害,但这皮鞭轻轻一抽,就破掉了大荒体的防御!

“哇靠,一定要把皮鞭抢过来!这小娘皮,一身都是宝啊!”他恶狠狠的想到。

“这是给你的一记忠告,免得你又心生妄念,做错事情!”春杀好整以暇的说道。

“你,你……”刘官玉被春杀这突然的态度搞晕了。

一口钢牙差点咬碎,死死盯着春杀。

眼中恨意似海。

这女人,睡三百遍都不解恨呀。

一定要三千遍!

对,三千遍。

“你什么你,还想被抽?”春杀得意的笑了。

“算你狠!”刘官玉咬牙切齿。

“走!”春杀一挥手。

“往哪里走?”刘官玉问。

“带我去找血月宝藏啊?”春杀一副看白痴的表情。

“先去哪里?”他问。

“你,又骗我?!”春杀的眼神一凝,便要发作。

“血月宝藏有可能在三个地方,我当然要问你先去哪里啊!”刘官玉立时解释,他可不想无缘无故的又被抽几下。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