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111 Rock Street, San Francisco

“都不要再去想了,急中不生智是很正常的事,打起精神来,我们还有四关要闯呢。”项中洋鼓励大家。

“四层?”叶玲珑还以为项中洋是口误了。

何天遥向萧天河投过去一个眼神,意思是留意到焚天宫有八层的人不止他一个。

项中洋径直去问孟管家:“焚天宫的第八层为什么没有对应的‘朱天七曜板’?那里面有什么?我们进得去吗?”

孟管家笑了:“名字都叫‘七曜板’了,怎么会有第八块?进不进得去,得看造化。至于里面有什么,进去的人自然会知道。”

这个回答项中洋也有所预料,孟管家虽然做到了有问必答,但却极少透露关于焚天宫的讯息。

“好了,太阴层已过,我来引领你们进入下一层。不过,在进入天梁层之前,我有个问题要问你们。”孟管家再度“老生常谈”。

“又来了……不必再问了,都已经闯到这儿了,岂有放弃之理?”项中洋回答道。

孟管家淡淡地说:“这是主人定下的规矩。”

“‘天凉’层?别说,这里的天是挺凉的。”不知天相的周文轩打趣道。

“‘天梁’,天之栋梁。焚天宫的每一层都是以星宿为名的……”叶玲珑自言自语。

孟管家打开了通往第五层的大门。如同之前一样,待他人都进入通道后,何天遥将石台上可以取下的三块雕纹石板收集起来。

娇小玲珑清纯美女唯美梦幻写真

身陷太阴复轮回,

事虽殊途终同归。

龙吟箫响神清破,

又去一魂众人悲。

……

通道中,周文轩的声音忽然响起:“每层死一个人,难道这也是焚天宫的‘规矩’?”

的确,第二层虽然死了两个,但有一个是自杀的。

“按照这个规律,到达第七层时还会剩下六个人。”项中洋道。

“然后第七层再死一个,五个人可以得到最后的宝藏。刚进焚天宫时,我们一共有十三个人,这个几率……还算不错。”周文轩看似轻松地吹了声口哨。

尚兴杰冷笑:“说不定一会死的就是你呢?”

周文轩也不生气,耸了一下肩膀。

出了通道,众人发现自己正处于一座建筑之内。这座建筑很高,圆形的墙围住了约有两、三个房间大小的地方,无门无窗,只在墙壁内沿有一圈螺旋向上的阶梯。算不上明亮的烛火零星地挂在墙壁上。抬头望去,黑幽幽的看不见顶。

“这是……是一座塔?”萧天河道。

“也许吧,贴着内壁盘旋的阶梯,跟浑天牢有点像。”何天遥说,“我不喜欢这里,虽然很高,却十分压抑。”

“无门也无窗,只有向上一条路了。”周文轩率先迈上了台阶。

阶梯并不宽敞,只可容两人并行。尚兴杰与周文轩在前,项中洋与金婵玉殿后,八人谨慎地向上攀登。每当周围黑到近乎看不见的时候,才会出现一盏微弱的烛火,众人经过旁边时,带动的气流都会使得烛火摇曳不定。看来高塔没有门窗也是好事,否则只要些许小风吹过,恐怕这些烛火就要熄灭了。

中空的塔自然也没有“层”的划分,众人只得以阶梯的圈数来估算高度。每绕一圈,大约就会上升两层楼的高度。

一路上,大家都在警惕地戒备着,没有人说话。回荡在塔中的只有呼吸声与脚步声。绕了一圈又一圈,上方依然看不见顶,下方也逐渐变得深幽。

“若是失足跌下去可就粉身碎骨了。”项中洋提醒大家。狭窄且没有扶栏的阶梯,始终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

“现在的位置大概有十层楼那么高了吧?”周文轩估计了一番,“说来也好笑,焚天宫总共才八层,这破塔倒已经十层不止了。”

此“层”当然非彼“层”,焚天宫每一层的空间都十分广阔,单看地劫层的那片森林,其覆盖的范围就已经远远超过宫殿本身的大小了。

花清雨忽而抬起鼻子嗅了两下:“大家有没有闻到什么气味?”

听她如此一说,众人都仔细闻了起来。果真,有一丝非常淡的异香,若隐若现,时有时无,不仔细闻根本不会留意。

“不会是什么**毒粉吧?”叶玲珑赶紧掩上了鼻子。

“应该不是。”尚兴杰否定道。他在炼药的过程中,鼻子是最长使用的辨识工具,所以他对各种气味十分敏感,“这气味淡雅清香,但又不似花香……”

“是麝香。”花清雨十分肯定。

尚兴杰回头看了她一眼:“的确像,可又不太一样,跟我以前闻过的麝香有细微的差别。”

金婵玉探头向下望去:“是从底下飘上来的。”可是,下面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清。

“不管是什么,大家不要停步。”项中洋催促道。

众人沿着阶梯又爬了几圈,那股味道越来越浓了。香气十分温和,闻者会感觉从鼻到肺上下通透,似有提神醒脑之效。

过了一会儿,何天遥揉了揉鼻子:“是我的鼻子出问题了吗?怎么闻着那香气反倒觉得有些臭,有点儿恶心。”

叶玲珑和他感觉一样:“都一样。从刚才我就觉得似乎开始变臭了。”。

“气味太过浓郁可不是什么好事。”花清雨掩住了鼻子。

突然,阶梯下方传来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大吼:“嗷——!”这冷不丁的大吼,吓得每个人的心都怦怦直跳,怒吼声在封闭的塔

中来回激荡,惊心动魄。

“他奶奶的,吓死我了!”尚兴杰轻拍着胸口。

“那是啥玩意儿的声音?竟然这么响?”项中洋觉得耳中现在还“嗡嗡”直响。

周文轩撩开腿就跑了起来,每一步都跃上七、八层台阶:“反正不是人声,底下有怪物,还不快跑?”

众人连忙跟了上去。大吼声之后没多久,高塔轻微颤抖起来,从下方传来了有节奏的“咚咚”声。那声音又沉又响,十分怪异。

“是有人在敲鼓吗?”何天遥猜测。

渐渐的,“咚咚”声越来越响,大家都感觉到了,那根本不是什么敲鼓声,而是有什么东西正在逐渐逼近!

“坏了,脚步声居然这么大!这怪物怕是有好几丈那么大!”周文轩很想探头往下面看一眼究竟是什么东西,可又有些不敢看。

“大家用身法,可别被追上了!”项中洋喊道。

施展身法之后,众人的速度提升了一大截,似是无穷无尽的阶梯在脚下掠过,千篇一律的墙壁,紧张的心情,跑得久了,不禁让人头昏眼花。那股怪味也已经浓郁到了极点,最初的芳香之感荡然无存,现在的气味之臭,恐怕小嗅一下,就会干呕上半天。

“不行,我受不了了,我一定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追上来了!”周文轩难耐好奇之心,探头向下面看了一眼。不看还好,一看顿时毛骨悚然,浑身上下立即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脑门都吓出了冷汗——在昏暗之中,有两个滚圆滚圆、血红血红的大球。“我的天呐!那东西的眼睛居然比我还大!大家快逃啊!”他失声惊叫。

“就这么绕圈儿往上,能快到哪儿去!”尚兴杰抱怨道。

这下众人才明白,原来那“咚咚”声也不是怪物的脚步声,而是它向上攀爬的声音!怪物在塔的中空区域径直向上,众人却只能沿着阶梯盘旋上升,即便身法再快,也无济于事。

“嗷——”怪物又发出了一声大吼。周文轩探头看它的时候,它也看到周文轩了。

忽而,“咚咚”声停住了。众人疑惑,难道怪物不追了?可这会儿没有一个人敢停下脚步。

须臾,下方又传来“轰隆”一声巨响,还未等大家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一道近乎塞满整个中空区域的巨大黑影冲天而起,掠过众人眼前。

所有人都被吓呆了,好一个庞然大物!由于光线暗淡,没人看清那怪物的脸,只看到它有一双瘆人的大眼,还有一对尖尖的耳朵。“咚咚”声没有了原来是怪物在蓄力,这惊天一跃,不仅追上了一行人,还顺带撞断了好几处阶梯,烛火早已被怪物带起的狂风给吹熄,周围陷入一片黑暗。

“金、金部主,现在就只有你一个妖族了,你且告诉我,那、那个究竟是什么怪物?”项中洋有点儿语无伦次。

“我也没见过,不过来者不善,快跑啊!”金婵玉焦急地催促前面尚未回过神来的同伴们。

虽然怪物已经跳到上面去了,可是这时绝对不能调头往下逃。焚天宫的规则是过了一层就无法返回,所以向下只有死路一条。

项中洋顾不得节省功力了,拿出夜明珠照亮了前方的路。阶梯被怪物的爪子毁得七零八落,一行人连跑带跳,继续向上方行进。

转了两圈之后,怪物的尾巴和后爪出现在众人眼前。怪物一动也不动,像是睡着了。

“莫不是跳得太高,撞上塔顶给撞晕了?”周文轩小声道。

“嘘!”尚兴杰连忙瞪了他一眼。

又绕了三圈,众人看见了怪物的肚子。那股怪味似乎就是从肚子上散发出来的,哪怕屏住呼吸,都觉得气味熏眼。

再绕三圈,看到了肩部。接下来是前爪、脖子。最后,在即将看到怪物的脸时,项中洋收了夜明珠,大家放慢了速度,蹑手蹑脚地悄然前行,生怕吵醒了看似“昏迷”的怪物。好在这里的烛火并未完全熄灭,阶梯断裂的地方也不多,尚可行进。

又绕了两圈之后,怪物的正脸终于出现了。瘦长的脸颊,凸鼓的嘴巴,龇出嘴唇的獠牙,又尖又长的耳朵,以及……红彤彤的眼睛!忽而,那眼睛中细长的瞳仁看向了众人,惊得大家停下了脚步,原来怪物没有昏迷,而是在等他们绕上来!

“糟了……”周文轩看着怪物那副狰狞的面容,心里七上八下的直打鼓。

“桀桀桀……”怪物的口中发出了似笑非笑的声音,听得人心里发毛。

笑过之后,怪物猛然张开了血盆大口,向几人咬去。说时迟,那时快,八个人立即分成了两拨,前头四人向上躲,后面四人则向下逃,怪物一口咬了个空。哦,不对,是一口咬在了阶梯上,阶梯立即缺了一段。

“金姑娘!”在断梯上段的萧天河将魔刀往地上一杵,金婵玉心领神会,金银绦已经带在了手上,金丝绕住了萧天河的刀柄,银丝则缠在了花清雨和叶玲珑的腰上,收拢金丝,金婵玉带着两人“飞”了上去。

到了上段之后,金婵玉没有忘记依然留在下段的项中洋,扬手又将银丝抛了回去。

怪物一口没有咬到人,似乎很是恼火,晃了晃硕大的脑袋,将残砖碎石向下吐掉,抬头看见有一个人落了单,于是又咬出第二口。怪物很聪明,这第二口已经估算了项中洋将要行进的距离,如果他接住金婵玉的银丝,就会在被拉上去的过程中被吃掉。可如果继续向下躲,那阶梯就会再次被啃掉一截,项中洋离其他人的距离就会更远。况且,再下面不远

处就是另外一段断掉的阶梯,倘若真被啃掉一截,恐怕存留的这段阶梯也会随之坍塌,项中洋将坠到更下面去。

进退两难之际,项中洋决定化被动为主动,他先是抓住了金婵玉抛来的银丝,随即蹬地而起,撩起一道刀波射向了怪物口中。刀波击中了怪物的上颚,怪物怒吼一声,缩回了嘴巴。项中洋拽着银丝又荡了回去,又是两记刀波飞向了怪物的双眼,金婵玉趁机收拢银丝,项中洋暂时化险为夷。

趁着这个空档,所有人都疾步狂奔。狭窄的塔内不好逃也不便躲,趁早出去才是良策。可是这座怪塔也不知道有多少层,就是看不到顶。

塔越高,众人的心也越慌。何天遥担忧地说:“这么高的塔,就算冲出去,恐怕也要跌死啊!”

“那也比被怪物吞进肚里强啊!”萧天河道。

一行人刚往上绕了几圈,怪物就攀着阶梯一步一圈地追上来了,金婵玉立即结出金银丝网,罩住了中空区域。怪物一头撞在网上,被挡了回去。金婵玉注意到,金银丝竟在怪物的体表擦出了火星!这表明怪物的体表非常坚硬。“恐怕金银丝网挡不了多久!”她大声呼喊。大家都拿出恢复功力的丹药吞下,尚兴杰手中还攥着一颗九转归元丹以备紧急之需。

怪物撞了几回金银丝网,却无法将其弄破,恼怒不已,连声怒吼,整个高塔中都回荡着它那恐怖的呼啸。

每绕一圈,金婵玉都会向下看一看情况。细心的她在布网之后还撒了一层会发光的金银鳞粉,所以不管离得有多远,她都能清楚地看到金银网是否已经破裂。

在向上跑了十几圈之后,金婵玉忽然发现,网下已经看不见那怪物可怕的面孔了。“它到哪儿去了?是放弃追逐了吗?还是以什么特殊的能力穿过了金银丝网?”种种念头在她心头飘过。这时,深处传来了“轰隆”一声闷响。金婵玉立即瞪大了眼睛,她知道怪物要做什么了,它原来是打算用之前那样的腾跃冲破金银丝网!

“即便金银丝网能承受得住,固定住网的阶梯恐怕也都会被扯毁……”金婵玉还没来得及细想,只看见网下黑暗中隐约可见三绿二红五个光点。红的无疑是怪物的眼睛,“那几个绿的是……”只见三个绿点化为并行的三道绿光,落在了金银网上,金银丝与绿光擦出了刺耳的摩擦声。金婵玉终于反应过来了,那绿幽幽的光原来是怪物的爪尖!

借着巨大的冲力,怪物挥舞利爪将坚韧的金银丝网划开了一个大口子,身躯撞在了网上,周围的阶梯瞬间被金银丝给扯裂,金银丝网套在了怪物的脖颈上,金银鳞粉四处飞扬,也照亮了怪物狰狞且得意的脸。

这一回,远比之前经过怪物脸前时看得更加清楚。那是金婵玉见过的最可怕的面容,在怪物的鼻子位置,是一个黑洞。怪物的嘴角流着淡绿色的口涎,脸上满是褶子,松弛的皮上长着一些凌乱的黄毛。这副“尊容”比任何要妖兽都要丑,金婵玉从未见过这种动物。

“忽”的一下,数个发光的东西掠过金婵玉的眼前,她定睛一看,落下去的东西有一朵金色的莲花,一条长长的红绫,还有一口钟。

是项中洋、周文轩、尚兴杰三人出手了。其实每个人都在留意着金银丝网的情况,见网被破,三位帝君立即祭出了自己最厉害的法宝。叶玲珑在阶梯上还布成了一个双重防御复阵,花清雨则将身上的毒药一股脑地往下撒。

怪物在上跃的过程中见上方有东西落下,连忙伸平四爪,卡住了身形。

尚兴杰的钟率先发难。“嗡”的一声闷响,钟口喷出一道夺目的白光,怪物怪叫一声,用爪子挡住了眼睛。周文轩的万箭穿心莲发出了漫天“箭雨”,劈头盖脸地射向了怪物。可“箭雨”击中了怪物之后,纷纷迸发出一道金光消失了,与此同时“叮叮当当”的声响不绝于耳。周文轩大惊:“那东西的皮毛好硬!”

花清雨的各种毒粉洋洋洒洒笼罩住怪物的头颅,那怪物却用只剩一个洞的丑陋“鼻子”用力一吸,五颜六色的毒粉都被它吸了个干净。

“哈哈,太好了!”何天遥拍手大笑,以为怪物必定中毒。

可是,吸完之后,怪物非但没有中毒难受的症状,反而似乎很惬意地轻叫了两声。

何天遥诧异地问:“清雨姐,你撒的难道是香粉?我怎么觉得它闻着很舒服啊?”

“怎么可能!”花清雨亦是花容失色,“那些都是剧毒之物!混在一起毒性更猛烈,一般人哪怕粘上一丁点儿就要一命呜呼了!”

“那家伙不一般,更不是人!”叶玲珑道。

怪物突然张开大口向上猛吹了一口气,将那些毒粉又喷了上来,幸好有叶玲珑布下的法阵阻隔,毒粉并未蔓延到上面来。

法宝钟又发出一道亮光,怪物似乎对光有些忌惮,没有再往上追。尚兴杰控制着法宝,白光一道接着一道。渐渐的,怪物仿佛知道了那些白光伤害不到自己,于是试着向上爬了一步。

周文轩急了,对尚兴杰喊道:“你那破玩意儿就只能发光吓唬人吗?拿出点像样的法宝来啊!”

尚兴杰把眼睛一瞪:“那就是我最厉害的法宝了!白光刺眼,敌人一时半会儿看不清东西,我便伺机抓住破绽猛攻。”

“那你倒是攻啊!”周文轩哭笑不得。

“你让我去送死吗?谁想到怪物的眼睛那么大,不怕晃!”尚兴杰的回答让人无语。

这时,有人大吼一声:“你们继续逃,我来拖住它!”

xiazaitxt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