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111 Rock Street, San Francisco

亚瑟知道这一次绝不会再是巧合,对方果然找上来了。

亚瑟移步就要上前,却被身旁的哈斯格一把拉住了,“有我们苍鹰佣兵在,就绝不会让你被带走。”

这个年轻的佣兵目光中透着坚毅与视死如归,只要接受了委托,就要用生命去捍卫,这就是佣兵的勇气!

“你们苍鹰佣兵团算什么东西?让我们把人带走,否则你们今天一个也走不了!”盗匪首领斜着眼睛说道,完没有将诺里斯放在眼里。

“那你要先从我们苍鹰佣兵的尸体上跨过去!你们疾风盗也得赔上几条人命!”诺里斯抽出长剑横在胸前,毫无惧色的盯着盗匪首领。

哈斯格和另外三个佣兵也都抽出了兵刃,随时准备拼命。

盗匪首领转动了两圈眼珠,稍稍放缓了语气说道:“那个悬赏任务的报酬可是天价,你们打算花什么代价留下这个少年?”

见局势还有缓,诺里斯转头,试图询问身后拉辛德的意见。

就在诺里斯转头的同时,盗匪首领突然从角羚背上跃起,手中长柄砍山刀寒光一闪,斩向诺里斯的面门。

“卑鄙!”诺里斯仓促横剑上挡。

诺里斯手中的长剑被盗匪首领蓄势一刀砍歪,刀锋顺势下滑,破开护身皮甲,斩在了诺里斯的左胸前。

鲜血飞溅,诺里斯踉跄着后退。

雪地少女穿的好保暖笑起来眼镜像月亮

盗匪首领落地,进步飞起一脚,一脚将诺里斯蹬翻在地,刀尖抵在了他的咽喉上。

只两招,诺里斯便失去了抵抗之力。

“拼命,你们还不够资格!”盗匪首领倨傲的目光环视商行众人。

盗匪首领虽然耍手段突然出手,但从力量和速度上明显高出诺里斯一级,多半是战尉级武者无疑。

哈斯格他们几个佣兵虽然眼喷怒火,却一时投鼠忌器不敢上前,担心盗匪首领先一刀杀了诺里斯。

“你放了诺里斯大叔,我跟你们走!”亚瑟从哈斯格身旁挤过,来到盗匪首领面前。

盗匪首领上下打量了亚瑟几眼,“早这样识趣多好。放心吧,我们不会伤害你的,是上面有人要找你。”

亚瑟弯腰捡起了诺里斯掉在地上的长剑,“我也是个武者,你想抓我走必须要先打败我!”

盗匪首领仿佛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一般,发出了沙哑的笑声,四周的盗匪也跟着哄堂大笑。

盗匪首领一脚将诺里斯踢开,随意拎着刀、叉着腰说道:“小家伙,我让你先砍我,只要你让我挪动一下位置,就算你赢。”

“好!”亚瑟郑重的点头。

看着亚瑟一脸严肃、认真的表情,周围的盗匪再次发出了笑声,等着看他的笑话。

亚瑟单手持剑快速刺向盗匪首领的腹部。

但亚瑟的剑速在盗匪首领眼中慢得如同杀鸡,当剑尖即将临体的那一刻,用砍山刀的刀背往外随意一磕,就将亚瑟的长剑磕歪了,同时刀上巨大的力量带得亚瑟的身子也往一旁歪。

盗匪首领嘴角露出轻蔑的笑容,所有一切都跟预想的一样,这就是一级武者跟四级武者的巨大差距,接下来只要飞起一脚就能将已身体不稳的亚瑟踢飞。

唯一跟预想不一样的是,随着亚瑟身子歪斜自然扬起的左手中多了一点亮光,这点亮光随手甩出的瞬间变成了硕大的火球,直奔盗匪首领面门。

双方的距离是如此之近,对于迎面而来的火球盗匪首领只做出了下意识抬臂挡脸的动作。

火球碰到盗匪首领手臂炸开的同时,亚瑟被磕开的长剑反手一转,由下往上闪电般撩出,正是向死决中的“反手回旋击”。

这一剑的速度疾若奔雷,直奔盗匪首领咽喉,这是向死决一击必杀的精要之一。

盗匪首领火球灼体的惨叫声只发出一半,剑尖便从咽喉插了进去。

拔剑,血溅,尸身向前栽倒!

一剑毙命,整个动作干净利落!

经过兰德尔三年向死决特训的亚瑟,终于露出了獠牙!

那一瞬间,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满场皆静,盗匪们大张着嘴巴甚至来不及发不出惊呼声!

亚瑟则是场中最冷静的那一个,拔剑之后身体前冲,两个纵跃就到了最近的一骑角羚近前,往前一探身,长剑就由下往上刺进了盗匪的腹部。

在这名盗匪的惨叫声中,拔剑,再扑向下一个盗匪。

这时盗匪们才从刚才的震惊中部反应过来,盗匪虽然人多,但突然失去统一指挥,面对亚瑟迅疾的扑杀,却一时乱了阵脚。

有一些盗匪跳下角羚持兵刃扑向亚瑟,有些则想直接催坐骑撞向亚瑟,结果被同伴挡在了前面,还有些盗匪见头领一死便吓破了胆,准备转身逃跑。

亚瑟脚下附魔皮靴“疾风术”发动,身体突然加速,提前从包围自己的盗匪中冲了出去,回手一道二级魔法“火墙术”,升起一米多高的火墙将盗匪隔在身后。

亚瑟所有的装备都收了起来,唯独脚下那双不起眼的灰色短帮儿附魔皮靴一直穿着,关键时刻再次发挥了奇效。

冲出包围的亚瑟趁机再次贴近一名落单的盗匪,长剑一领一引就将盗匪的兵刃挑飞,然后跟上一剑刺进盗匪胸膛。

当其他盗匪绕过火墙围过来的时候,“疾风术”再次发动,脱离盗匪的包围,转而攻击外圈正摇摆不定的盗匪。

这些疾风盗匪本身的实力就不强,除了死了的头领,大部分都是一二级的武者,只要给亚瑟单对单的机会,基本上是一两剑一条人命。

凭着迅捷的身法,眨眼间亚瑟就连杀三人。

这些疾风盗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见亚瑟这么小的年纪就这么凶狠,越来越多的盗匪动了转身逃走的念头。

受伤还躺在地上的诺里斯突然大喊,“都上去帮忙!”

这一声喊令苍鹰佣兵团几个还呆立在原地的佣兵瞬间都反应了过来,连同哈斯格一起扑向其中的一小撮盗匪。

几个人往前一冲,本就无心恋战的疾风盗一下就乱了,转身就跑。

刚刚还气势汹汹的疾风盗,转瞬便一哄而散,除了地上留下的七八具尸体,活着的很快便逃得没了踪迹。

亚瑟来到正被商行伙计包扎伤口的诺里斯身前,弯腰躬身将长剑递了回去,“谢谢您,诺里斯大叔。”

诺里斯的脸一红,“应该是我们感谢你才对,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亚瑟再次来到拉辛德身前,深深的鞠躬施礼,“拉辛德大叔,感谢您这一路的照顾,我准备自己离开了。”

“你不用离开,你跟我们在一起会很安的,而且我答应了夜莺……”

“谢谢您的好意,但我会给商队带来烦的。”拉辛德的话只说了一半就被亚瑟打断了。

亚瑟转身走向商队的最后一辆货车,那里装了亚瑟之前的衣服和装备。

在和哈斯格擦身而过的时候,扭头对他露出一丝坏笑,“还要不要来比试一下。”

哈斯格的头摇得拨浪鼓一样,和你这个怪物比武,开什么玩笑?

亚瑟重新换回了自己的那身佣兵装备,当他把凯恩斯曾经那把巨剑再次背在背上的时候,以诺里斯为首的几个苍鹰佣兵眼睛均是一亮。

亚瑟再次向众人抱拳施礼,然后毅然转身离去。

商行众人一直目送亚瑟远去,望着那背着巨剑的瘦小身影越走越远……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