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111 Rock Street, San Francisco

狗儿眼中闪过一丝警惕,沉声应道,

“关你甚么事儿?我们无家可归,你能给我们房子住,给我们衣食么?若是不能……便快走吧!”

卫武微微一笑伸手便提了他的领子,在这一家人惊惧的目光中,将狗儿拖出了地窝,回头看了看里头,卫武冷声道,

“小子,你若是不说,我便立时让人烧了这耗子洞,让你们一家子在外头喝风吃雪,看看今儿晚上他们会不会冻死!”

那狗儿闻言立时红了眼,双眼之中凶光大盛,一低头向卫武撞了过来,卫武嘿嘿一笑,让过身子避开了他的头捶,再一伸脚绊了那小子一下,狗儿脚下不稳摔了一个大马趴,却是不肯死心,又起身大叫向卫武扑去,卫武又一人转身让开他的拳头,在他后背上重重一掌,打得那狗儿哇哇大叫……

卫武便如耍猴儿一般,将他耍的团团打转,里头那中年的男子终是看不过去了,大叫着冲了出来,

“你们……你们莫要欺负我孩儿,我……我跟你们拼了!”

说是大叫着扑向了卫武,卫武轻蔑的看了那汉子一眼,见他跌跌撞向自己扑来,不由冷笑一声道,

“你们这般衰样儿……倒敢逞能……”

说着刚要抬脚,却听韩绮一声,

“武哥!”

卫武脚下一滞,无奈退后两步,让开那汉子,任那汉子冲过去脚下收不住,被还未起身的儿子绊了一下,父子二人立时滚做了一团,韩绮瞪了他一眼,卫武摸摸鼻头,嘿嘿一声,

清纯妹妹户外卖萌可爱照写真

“罢了!”

这厢一挥手,

“也不与你们逗着玩儿了!”

说着将前头自狗儿身上找回来的十来个金元宝在掌心一摊,

“你们说说……为何会落至这种地步,若是说明白了,这东西就是你们的了!”

那父子俩都是一愣,都有些不敢相信,相扶着站起,却是不肯近身,卫武没那个耐对他们,好言相劝,浓眉一皱道,

“你们说是不说,过了这个村便没这个店儿了!”

说着抬头看了看天,

“刮风了,说不得今儿晚上还有雪,爷爷可没那闲心等你们!”

说罢转身就要走,狗儿忙道,

“我说……我说……”

这一问不打紧,却是问出事儿来了!

原来狗儿这一家正是那住在神机营附近的百姓,前头陛下要扩神机营,便花银子迁附近的百姓,他自家出银子请百姓搬家,倒也不算得甚么!

只可恨,他那银子从内库里出来,自那魏彬的手中刮一道,到了工部的官儿手中刮一道,再到下头办事的官儿刮一道,最后在小吏手上又刮一道,原本核定的一家一户百两银子,到了百姓手中只得二十两银子!

京城居大不易,这顺天府的地价房价是出了名的贵,百姓即便是从外城搬到京郊去,这二十两银子也买不到一座可供一家人居住的小院,更不用说他们本就是在城里讨生活的,似狗儿的爹娘就是在城里,给人扛活洗衣的,这住到京郊去如何能找到活计?

二十两银子便让人搬家,百姓们自然是不肯的,不过不肯又如何,这从上到下全数都伸了手,自然全数都要上瞒下欺的,百姓们想去衙门里告状,却是连门都进不去,便被人给轰出来了!

轰出来了还不算完,又怕这事儿闹大了,让人知晓,便有五城兵马司的衙役们来赶人,不许这些人再在神机营附近呆着,若是再敢靠近便是私窥军机重地,这些人没法子只得在城中流浪。

还有那百姓不肯服气的,又去告状,官府的人便连京城都不让他们呆了,只要见着便要往外头赶,狗子一家东躲西藏便只能寻一处废弃的民居居住,民居在前头的一场雪中被压塌了,他们无法只得挖了个地窝住下,在这样的天气里,住在阴冷潮湿的地窝之中,如何能不冻病了?

狗儿的爹娘都病了,还有两个弟弟等着人养,狗儿只能出去行窃,仗着他人小腿脚快,又这是年节里,街面上来往的人多,肥羊也多,倒是让他勉勉强强把一家人给保住了,直到遇上了韩绮一行人……

韩绮听了眉头紧皱,韩谨岳听了却是握拳头道,

“这样上下盘剥欺压百姓的事儿便没有人管了么!”

卫武却是见怪不怪了,

“这些当官的办事儿向来如此,也不是一日两日了!”

他出身低微,早就见惯了这世上的丑恶,听了此事倒没有韩谨岳的义愤填膺,只耸耸肩道,

“前头陛下还对我说,要年后再动工,说是要让百姓过完年再说呢……”

没想到这下头的人,倒是急着用过年钱,抢先动起手来了!

韩绮叹了一口气,

“武哥,我们管管吧!”

卫武一耸肩头,

“罢,即是三小姐说管,便管管呗!”

说着冲着那狗儿勾了勾手指头,

“你过来……”

见那狗儿很犹豫,便将手里的金元宝冲他晃了晃,狗儿见了眼前一亮,终究还是过来了,卫武将那金元宝往他手中一放,

“爷爷原本是不想管闲事儿的,不过这位小姐菩萨心肠要管你们死活……”

说罢拿手一指韩绮,

“小姐让我安排你们个住所,虽说不好,但总能遮风挡雨,你们去是不去?”

那狗儿见得金元宝到了手,对卫武的恶感立时少了三分,又听他这么一说,便瞧向了韩绮,韩绮对狗儿安抚的一笑道,

“你不用怕……我们不是坏人,只不过想帮一帮你们,这样的地方你爹娘与弟弟再呆下去,只怕……”

那狗儿回头看了自己的爹和那地窝里瞪大了眼,正一脸惊惧的瞧向外头的娘和两个弟弟,一咬牙道,

“我们都成这样儿了,也没甚么给人骗的了,只要能让我爹娘和弟弟有个容身的地方,让我做甚么都成!”

他都为了家人做小偷行窃了,自然也不会在乎其他了!

卫武哈哈一笑一拍他脑袋,

“小子,带着你爹娘弟弟跟着我们走吧!”

卫武将他们安置在了李莽那间破院子里,其实现下也不破了,如今卫武出银子给他将屋子翻修了一番,平日里李莽与癞痢头在书院外头听差时,午时便在这处歇息,此时过年他们在梧桐巷的宅子里,这处便空着了,正好可以给狗儿一家人住。

忐忑不安的一家子见得当真有一间院子可以住,还有新盘好的土炕可用,不由个个感激涕零的上来给卫武叩头,卫武见了便不耐烦的一摆手,

“不用给我叩头,只这院子是我一个兄弟的,你们即是住了,无事时帮着收拾收拾便成了!”

一家子自然满口答应,卫武这才带着韩绮出来,到了巷口见着那摆摊儿卖混沌的老汉,老汉在此摆了多年的夜摊儿,与卫武等人早就相熟,见了他便拱手笑道,

“卫爷,许久不见您一向可好?”

卫武对这老头儿也很是客气,拱手回礼道,

“不过混饭吃,您最近买卖可好?”

老汉儿笑眯眯道,

“托您的福,倒还过得去……”

笑着又问,

“卫爷可还是老样子,牛肉香菜馅儿的,大碗?”

卫武点头,又回头看了看后头众人,

“给我们一人来一碗!”

那老汉笑眯眯,忙请了几人坐下,卫武先拉了凳子,仔细擦了擦让韩绮与韩谨岳坐下,又对那钱家的几个下人招呼道,

“今儿晚上多谢几位兄弟帮手,这时辰了没无甚好吃的,便只能请几位兄弟吃碗馄饨了!”

众人都笑着道,

“卫爷客气!”

卫武这才坐下来与韩家姐弟坐在一处,待老汉用大海碗端上热气腾腾的馄饨,经了这一番波折韩绮早已冷得是手脚冰凉,伸手去抚了海碗,指尖立时传来刺痛,不由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卫武知她必是冷得厉害,不由心疼道,

“三小姐要做这好人,今儿晚上可是吃苦头了!”

韩绮叹了一口气道,

“我也不是菩萨,不能普渡众生,只事儿都到眼前了,不管实在于心不忍,总归力所能及,能管一个便是一个吧!”

卫武笑道,

“倒不是责怪三小姐不应当管,只是不忍你这半夜三更还在外头吹风!”

韩绮一面低头将自己这一碗中的馄饨匀了几个到他的碗里,一面轻声道,

“这倒不算得甚么,不是还有你陪着我么?”

这话卫武是大大的受用,点头笑眯眯道,

“三小姐要做甚么,自然是陪着的!”

一行人吃罢了馄饨,卫武便又给了赏钱,将钱家人给遣散了,又多给了些铜板儿,让那卖混沌的老头儿送几碗到巷子里去,二人这才翻身上了马,往柳条巷子去了,回到府中王氏与韩世峰早已等得心急了,见人回来了,这才放下一颗悬着的心。

卫武与韩绮又问起小五,王氏应道,

“钱家二公子送回来了,前头还不肯睡,嚷着要等你回来呢!”

转而王氏又心疼卫武,在这样冷的夜里来回跑,便出言道,‘

“武哥儿不如就在府上留一晚,同四郎睡在一处吧!”

卫武看了韩世峰一眼,见他也微微点头,这才应道,

“如此倒要叨扰岳母了!”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