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111 Rock Street, San Francisco

干柿鬼鲛看了眼宇智波鼬,意思很明显。

就是因为这里人少。

他们才潜伏在这里。

但为什么会有人来?

宇智波鼬也不清楚,从这个宇智波遗址里面的痕迹来看,应该是没有什么人会来才对。

很快的。

月光下的那道身影,倒映在他们两个人的眼中。

穿着宇智波一族的族衣,背上还背着一柄长剑。

若然很多年没见,但宇智波鼬一眼就认出来了。

是佐助。

干柿鬼鲛也认出来了,虽然他没有见过佐助,但是,这个新出现的少年,和宇智波鼬长的太像了一些。

怎么办?

日系小清新软萌妹子森系唯美写真

干柿鬼鲛看向宇智波鼬的目光之中透露着询问。

“别管他。”宇智波鼬压着极低的声音说道,“我们是来调查有关神秘人的信息,最好不要打草惊蛇。”

“好。”干柿鬼鲛点了点头。

这两人平时的任务之中,基本上都是以宇智波鼬的意见为主。

干柿鬼鲛对鼬还是比较听从。

两个人就静悄悄的躲在树上,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然后他们看见,佐助走到某一户已经六年没主人的屋子里面,随后,一点点翻箱倒柜的声音传了出来。

只是没过一会儿,佐助就满脸失望的走了出来。

然后很快进入下一家。

他在做什么?

宇智波鼬满心的疑问。

他有数年时间没有见到佐助,佐助看起来比以前高了太多,身上背了一柄剑可能是新的武器。

可是他现在是做什么?

两个人就看着佐助从第二家里面失望的出来,再进入到第三家,这一次,再出来的时候,似乎是露出一些高兴的笑容。

他举起手上的东西,在月光下,宇智波鼬能够看的很清楚。

那是一条金灿灿的项链,然后还有一点碎银。

佐助仔细的擦干净上面的灰尘,然后小心翼翼的放入一个似乎是钱包的袋子里。

“不够啊。”

佐助带着些沮丧的叹息声,在月光下回荡。

然后又跑得去下一个房屋。

这下子,他这是在做什么就已经很清楚了。

收集残留的钱财。

“鼬先生,你的弟弟看起来过的很贫穷啊。”干柿鬼鲛咧开满嘴的利齿,“竟然大半夜跑到自家遗址找钱,木叶对他还真是残酷,看他额头上的护额,怎么说也已经是个下忍了吧。”

下忍,就可以开始接任务,有自己的收入。

可看佐助的样子。

明显在为钱而深深困恼着。

宇智波鼬低垂着视线,不让干柿鬼鲛发现他目光之中的愤怒。

离村的时候,三代目火影,明明答应过他,会好好对待佐助!

结果,竟然到了这个地步?

“鬼鲛。”宇智波鼬低声道,“你带着钱吗?”

“你是想”

干柿鬼鲛有些惊讶的看着宇智波鼬。

“让他这样找下去,恐怕要找到天亮。”宇智波鼬的语气中听不出任何的情感,“我们明天还有调查任务,干脆让他找到一点金银,快点离开。”

“”干柿鬼鲛认真的看了鼬一眼,伸手朝自己怀里掏去,“真是的,我也没有多少钱,你又不是不知道,组织现在管钱的,是个吝啬鬼。”

最后,他还是掏出了一把金子。

也辛亏他不太喜欢带纸钱,因为容易在战斗中损坏。

宇智波鼬拿着金子,身形一瞬。

放在了一个不起眼,但是刚好会在佐助出来的时候反射月光的地方,甚至用泥土做了一些伪装。

佐助第五次出来时。

似乎终于发现了,那个树下面反射出来的光芒。

“是金子!”

他有些兴奋的跑过去。

发现了泥土里的金子。

可是

“这里为什么会有金子?”

佐助看着这颗树木,有些困惑的自言自语道,随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目光越来越兴奋。

难道说,这里也是当年族人藏钱的地方之一?

终于找到了!

佐助深吸一口气,双目刹那间,变成血红色。

——写轮眼!

能够看穿查克拉,也能够极大的增加视力的血继限界,用来找地下的东西也很方便。

“被发现了。”

宇智波鼬低语一声。

“谁在那里!?”

佐助猛地抽出自己的利剑,在开启写轮眼的状态下,他能够模糊的看见树上面的两团查克拉。

这也得益于这几天卡卡西的教导。

写轮眼的洞察效果,虽然比不上白眼,但也足够强大。

现在,他能够确定。

树上有人!

“这双眼睛还真的麻烦”一个沉闷的声音响起,然后停顿了一下,“我不是在说你,鼬先生。”

鼬先生?

听到这个称呼,佐助的眼瞳猛地收缩。

心脏都难以遏制的跳动。

他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

呼——

伴随着一道风吹过的声音,宇智波佐助的前面,正对着天空那轮皎洁无暇的月亮,一个人的身影突兀的出现。

霎那间,对于佐助来说,好像整个世界都消失了,

只有那一双猩红的,好像在散发嗜血光芒的眼睛。

宇智波鼬!

同样的地方,同样的夜晚,那个犹如噩梦一般的晚上,仿佛在这一瞬间回到了佐助的脑海。

他的身躯颤抖着。

原本清秀的眉宇之间一点点的狰狞了起来,双目之中迸发强烈的杀意。

此刻,出现在他面前的男人。

就是他活着的意义。

他活着,就是为了杀掉这人!

“宇智波鼬!”佐助将手中长剑对准了宇智波鼬,表情已经完狰狞,“为什么,你还敢回到这个地方。”

他现在恨不得立刻来一发天外飞仙!

但是——

佐助在努力忍耐。

经历过那场命运舞台中的战斗后,他的心性有了很大成长。

此时,余光向后面看过去。

一个拿着大刀的男子站立在后面。

一对二。

卡卡西说过,宇智波鼬的实力或许比他还要强,虽然佐助认为现在的自己应该有机会,但是一对二的话就不能够鲁莽的上。

“嗯?”

宇智波鼬似乎有些意外。

他看见佐助眼中的恨意。

还以为会直接冲过来的。

是憎恶不够吗?那份对他的憎恶依旧没有盖过恐惧?

“我为什么不敢回来?”宇智波鼬淡漠的说道,“就因为,我杀掉了这里所有的人?”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