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111 Rock Street, San Francisco

看着三神器明显混乱的情况,柳治便知道自己的计划成功了一半。

柳治从刚才的情况就可以看的出来,三神器的投影其实是只有威力,却不能持久的。

否则他们只需要把投影放在这里,不需要去专门找几件用来给投影依附。

所以在失去了三件用来依附的武器装备之后,三神器的投影本能会为自己寻找新的地方。

不过他们之前用来依附的武器,部都是根据三神器特性挑选出来,并且还经过一些改造的。

柳治留下的那个并不合三神器的要求。

所以当柳治在下面处理着那三件装备的时候,三神器的投影其实已经消耗掉了部分的能源。

他们现在需要注入到一些器具里面,补充一下能源的来源。

但柳治现在给他们出了一个难题。

三件东西被柳治改成了两件,或者说是两件合一了,一件没有改。

如果这是三位神灵,肯定会有着自己的考虑相互妥协。

但这只是三神器的投影,连三神器都算不上,连自己的灵器都没有。

气质美女风格写真图片

这又上哪妥协去。

于是原本相互配合得很好的三神器投影这一次终于分开了。

只有草薙剑投影在那里打着柳治,余下的部都抢自己依附物去了。

这样的机会,柳治自然不会错过。

他在八咫镜进入盾牌之后,盾牌用力往地上一按,自己的神力就注入进去,将这盾牌给封印进盾牌之中。

接着柳治放出了天灾平衡左手,放到了盾牌之上。

在柳治的控制下,那盾牌竟然变成了一虚一实两个圆盘。

实的圆盘落到了天平的右侧,而虚的圆盘则落到了天平的左侧。

之后柳治把天灾平衡左手一收,就将这件神器给收了起来。

现在还不是转化的时候,眼前这里还差一件东西,一个可以代表着善与恶的羽毛。

如果现在对天灾平衡左手进行了改造,那最后得到的东西就只是一个半成品,那还不如像现在这样,先吸收着来自于八咫镜的力量呢。

把天灾平衡左手收起之后。

柳治往前一扑,便拔起了被扔到不远处的细刺剑。

这时勾玉已经进入了细刺剑之中,柳治注意到细刺剑上后的配重已经变成了勾玉的样子。

当柳治把细刺剑捡起来的时候,他的脸上就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神情。

之前柳治做这把细刺剑的时候,就是做一个网。

可以困住三神器投影的网。

他本来还以为草薙剑会抢着进去呢,没想到先一步进去的竟然是勾玉。

不过不管怎样,现在这把细刺剑里已经注入了三神器投影的威力,对于柳治来说已经足够了。

柳治抓住了细刺剑用力一抖,配重那边的勾玉又变成了不规则的银矿石。

倒是细刺剑的剑尖上出现了一道白光,可以看的出来,就柳治那么一抖,属于勾玉的力量就直接被柳治给抖散了。

一下失去了三神器的中两件,草薙剑那边没有了什么效果。

毕竟三神器的投影是相互配合战斗的,草薙剑作为主攻武器,它需要八咫镜定位敌人,需要勾玉补充能源。

现在定位敌人的效果也没有了,补充的能源也没有了,就草薙剑自己能发射几次。

柳治闪避了几次之后,草薙剑的影子就变淡不少。

这样的机会自被柳治给抓住,闪开了几次草薙剑的攻击之后,柳治便用细刺剑扎入了草薙剑的影子里。

这一扎之下,草薙剑的影子也被这把细刺剑给吸了进去。

原本那把细刺剑是原木色的,但随着草薙剑被吸进去之后,这把细刺剑又发生了一些变化。

细刺剑剑身部分还是木质的,不过此时已经变成了黑色的阴沉木色,在剑身上还缠着许多细微的花藤,只要刺入了敌人的身体,鲜血就会变成花藤上的鲜花。

看起来是代表引接死亡的生机。

剑柄那边是一种充满了生机的翠绿色,不过从剑柄的护手到后面的配重,部都是扭曲的死亡之意。

剑柄的护手从碗状变成了饼状,正面是一张骷髅脸,而背面也就是向着剑柄的那边,则是八岐大蛇的八个蛇头。

这蛇头部都在护手上,随后身体缠在了剑柄上再顺着剑柄向上移动,最后集中在配重的位置。

在配重那里还是不规则的银矿石,不过在银矿石上有着明显的勾玉标志。

把这把细刺剑拿起来的时候,柳治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的笑意。

这把细刺剑已经变成他的专属神器,现在属性也已经出来了。

死灵鲜花(细刺剑):专属于丰饶死神柳治的神器之一,可成长,击杀敌人时提可升死亡与自然招术的威力(提升效果从50%-200%),杀死敌人后,可自动恢复使用者生命(1%-5%),攻击时可随时使用死亡、雷电、毒、风、水等攻击(攻击招术与效果随机)。

看着眼前的属性,柳治就感觉自己又可以拿剑战斗了。

这是专门给他这样的人准备的战剑。

有了这把剑,柳治的近战能力又将提升不少。

把玩了半天死灵鲜花后,柳治这才把这把细刺剑给挂在了左边的腰上。

没有了三神器的投影,东京晴空塔这333层也没有了什么作用。

柳治飞快地清理着东京晴空塔这一层的所有魔法阵。

当柳治把所有的魔法阵与魔纹清理掉时,他突然感觉到地面震动了一下。

随后东京晴空塔好像来了点一样,所有的电器部都被打开。

接着柳治听到了东京晴空塔内传来了各种的电话声。

这下柳治明白,贞子被他放出来了。

只是这位贞子是不是他所想的那样,是一位已经死去的神灵呢?

柳治现在还不太清楚。

正当柳治疑惑着贞子是什么样的存在时,一个白衣的人影就出现在了柳治的面前。

那个白衣人影低着头,黑色的长发垂了下来,挡住了整张脸。

最让柳治无语的是,在这个人影出现的时候,附近还响起了让人心寒的音乐声。

这是自带BGM吗?

在柳治吐槽的时候,那个人缓缓地抬起手,伸手就要抓向柳治。

Post Author: admin